ly.gif (9193 bytes)

1d.gif (17805 bytes)
 

令人震惊的实验结果:气能发芽

刘雪成 2012-05-16

    自从1979311日《四川日报》报道了大足县儿童唐雨具有耳朵认字奇特能力,随后发现北京的王强王斌、湖北的孙储琳等都具有相同而且更广泛的奇特能力。从70年代末到90 年代末,对这类现象我的认识过程经历了从怀疑--好奇--有兴趣--坚信不疑到实验研究几个阶段。

   我从90年起开始对这类现象进行实验研究,大约近十年时间亲身经历诸多令人折服的重要实验。其中最突出的是孙储琳对植物种子“气能”发芽。这方面成功的实验事实数以百计,我亲眼目睹就有20余次之多,其中有小麦、玉米、豌豆直至油炸花生米的气能发芽。我们不是预先通知小孙,而是在她毫无思想准备情况下,随机请她用气能使它们快速发芽成功的。愿把上世纪90年代期间,我亲身经历的人体气能催生发芽及其他有关实验,信手选择几个愿与大家分享:

    195年夏季在首师大西楼四层会议室进行实验,功能人是孙储琳,实验物品是从楼下地摊上买了一包五香花生米,从中随机选了一粒掰成两半,把带有胚芽的半粒花生米交给功能人孙储琳。目的是用外气催它快速发芽。

  参加监视的人员有20余人,其中有北京农大科研副校长兼北京市政协副主席靳晋、农大植物系教授张文绪夫妇、北京地质大学博导沈今川、中科院刘易成教授、首师大有杨检华、张金栋和我以及人体科学院的研究人员。北京影象公司刘惠京负责录象。

  实验过程是;大约10点多钟开始,小孙把带胚芽的半个花生米放进茶杯盖里,浇了一些茶水,她左手端着茶杯盖,右手四指弯成月牙形状罩在左手的茶杯盖上。当她感到累了就放松一下再继续做。20多名监视人员都目不转睛静静的盯着小孙,刘惠京的摄像机始终盯着她的两只手和茶杯盖中的半颗花生米,直到将近12点刘惠京惊喜道:“成功了”!大家就围拢过来检查茶杯盖里的半个花生米,果然从胚芽处生出约2公分长的粗壮花生芽来。刘惠京把录像结果给大家回放了几遍,只见小孙右手的中指与无名指的指尖和花生米之间各发生约近10次类似放电的闪光。当然大家都惊喜不已。后来我和张金栋老师就把这半粒花生芽栽培到花盆里,放到实验室养殖,秋天我们从实验室把这株花生取来,上面结了三颗花生。五香花生米是炒熟的,为什么炒熟的花生米还能发出芽来?而且耗时这么短?确实令人震惊不已,简直不可思议。如果我不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无法回避只有面对!这类实验成功进行过许多次。怪哉!怪哉!这更促使我们对这一现象进一步作细胞层次上的微观探索。

   296年我们与河北师大生物系合作,对人体气能发芽进行更深入地科学研究,把小麦和豌豆种子各分成两组,一组为实验组,另一组为对照组。对照组按照常规办法在恒温恒湿下发芽;而实验组的种子孙储琳用气能催其发芽。然后对各组胚芽切片放在电子显微镜下进行生物技术检测。这样的实验检测分为两个阶段进行。详细的实验过程和结果都分别在中外刊物上有较详细地披露(见附注),我这里只是非常简单扼要的介绍如下:

  第一阶段实验是对两个组种子发芽后生物酶的变化进行检测比较,酶是生物生长的催化剂。孙储琳对实验组的小麦、豌豆发功约45分钟已分别发芽和萌动状态,对照组采取自然发芽的,经过两天才发芽。采用磷酸铅沉淀技术,对小麦、豌豆实验组和对照组发芽后各自芽尖或萌动态切片中的ATP(附注1)进行活性细胞化学定位.从电子显微镜拍出的系列照片中,发现实验组小麦芽尖中酶活性大大高于对照组;豌豆中二者酶活性差别次之。这个实验说明功能人释放的气能给实验组的种子细胞快速分裂、发芽提供了所需要的巨大能量(附注2)。

   第二阶段是进一步检验气能对植物种子细胞的基因有无影响。仍然是把小麦、豌豆种子各分成实验组和对照组。两组各选11粒小麦和11粒豌豆种子作为实验底样.孙储琳用意念对实验组的种子释放气能,在七次反复实验中有五次获得成功。就是在2040分钟不等时间内,有七粒麦种五粒豌豆发出的根和嫩芽长达数公分,而对照组的种子在特定温度下,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发出同样长度的根芽来。这样的实验结果已经在国内(含台湾香港}以及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180多个大学和科研机构得到佐证。这个令人震惊的结果引起科学家的广泛注意。因为研究气能对生命体的新陈代谢、生长发育、基因表达甚至对人们的健康寿命都有重要意义。虽然对它的生物学机理尚不明白!

   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利用分子技术检测这些样品,在气能作用下快速发芽过程中,实验组种子是否伴有细胞基因组的变化?用电子显微镜对七粒麦子五粒豌豆的嫩根芽切片重复作了三次基因检测,都得到了相同的结果:不同的样品增扩了114个基因带,DNA的长度介乎0.23.5基因单位.

   两个阶段的实验已经证明了,气能可以改变一些细胞器官的线粒体结构,并影响细胞的新陈代谢。气能作用下种子20分钟发出数公分芽根,说明细胞的生长和分裂率成百倍的增加,这就需要有巨大的活性酶给以能量支撑,实验观测ATP酶活性在嫩芽的细胞中确实有剧烈的增加,是它催化水解后提供了巨大的能量,促使植物细胞快速分裂分化生长,从而才快速发芽的.

   从上述实验可以推断,与发芽有关的基因突破了时间极限,催化剂的作用已提前表达出来。分子生物技术的分析已经给予初步支持。当然,必须要资金支持反复实验进一步研究,来证明这个推断(附注3)。

   3。大约97年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日本东京机电大学町好雄教授报告了他在日本进行的实验。内容是很原始的耳朵认字,功能人是北京人王强,实验方法是把样品团成球状放在王强耳部,在王强身体的几个穴位上各贴一个探头,用以探测穴位中电位等生理指标,再用导线把探头和检测仪器连接起来。对实验过程进行了录象,结果是每当王强破解成功,检测仪器的屏幕就突现几个峰值,表明王强穴位的生理指标发生了突变;换言之,每当研究人员看到屏幕突现峰值 就断定破解成功。也可以说穴位的生理指标发生突变就进入了功能状态,或者进入功能状态时穴位的生理指标必然发生突变,破解就能成功。否则就是破解失败。

   以上只是数百科学实验中的几个例子。由于种种原因,90年代末这项科学研究陷入低谷。我从事时间不长经历有限,但它的真实性我是坚信不疑的。在目前极度困难条件下,仍有一部分科研工作者自酬经费甚至拿出部分养老金,非常执著地继续顽强研究哩。这是值得钦佩的布鲁诺式的科学精神!人体潜能的研究尚处于刚要开发的处女地阶段,科学无禁区。应本着严肃认真的科学精神名正言顺地研究下去。对这类实验可能有不同看法,应遵照当年胡耀帮总书记“不宣传、不争论、也不批判”的批示精神,要兼容并蓄百花齐放,不必先验的认定熟是熟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有不同的思想碰撞,在碰撞中就会产生新的思想火花。就能推进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正如人民日报今年428日文章所言:在思想的交流碰撞中不断凝聚、升华。(附注4

   前面是从微观和宏观角度观测的,我们不妨从宇观的角度再来看看。地球直径12000多公里年龄长达46亿年,我们看来确实是一个庞然大物。但它只是太阳系中一颗中等行星而已,而太阳只是茫茫银河系2000亿颗恒星中的一颗恒星,最近发现只一个银河系中就有适宜生命存活的行星至少5亿多颗。这样一比,我们看来的庞然大物--地球就微不足道了。远不止此,科学家探知宇宙中已有1250亿个类似银河系这样的星系。如果把地球和整个广袤浩瀚的宇宙来比,说它是沧海一粟都夸大啦!这对我们有什么启迪呢?纵然现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但和我们生存的宇宙相比,人类的历史毕竟是很短暂的,掌握的知识也是很有限的。谁能断言地球之外没有更高级的智能生命存在呢!同样的道理,谁能断言我们已经对人体潜能已经揭示清楚呢!若如此那就意味着科学不再有生命力,科学就要面临死亡!这就告诉我们:人类对自身以及宇宙的未解之迷实在太多太多!人们连对地球上的玛雅文化、百慕大三角之迷等诸多问题也还众说纷纭没有定论!我们有什么理由固步自封?应该支持一些严肃的专家学者像探索宇宙那样接力献身探索人体潜能的壮丽事业,“进一步深化我们对宇宙自然和人类自身的认识”(附注5)。以免将来追悔莫及!

   最后,转录一段106岁周有光老先生的话作为结束语“科学不需要信仰,科学与信仰不同,科学天天希望你否定它。”“科学的好处是希望人家骂,你骂不倒它它就是真理。”还说“哪天你能创造一个推翻它的理论,那你就了不起了”(附注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