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gif (9193 bytes)

1d.gif (17805 bytes)

人鹤不了情

2014-08-25

湖南省岳阳市的张厚义在君山岛以西的后湖承包了几千亩水面养鱼。君山后湖地处东洞庭湖,上世纪70年代还是鸟类的天堂,由于乱捕滥杀,候鸟纷纷逃离,白鹤更是一去不复返,昔日热闹的湖区变得一片死寂。面对环境的变迁,曾经举过猎枪的张厚义很痛心和愧疚,当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后,他成了一名铁杆环保志愿者。

1992年11月21日,张厚义驾船驶到君山后面的裤裆湾时,猛地发现前方的芦苇丛里有两个小青年端着猎枪瞄准一只站在水边的大白鸟。在偷猎者就要扣响扳机的瞬间,张厚义大声喝道:“这是保护区,不能打鸟!”两名偷猎者当即收起猎枪溜走了。张厚义将船划过去。在离大鸟30米远时,他终于看清了大鸟的模样,顿时惊呆了。“这不是消失多年的白鹤吗?”

张厚义走近白鹤时,白鹤已经无力站起来了。张厚义急忙抱起白鹤仔细端详:这只鹤浑身洁白无瑕,长喙鲜红笔直,颈脖盘曲修长,左脚根部有一个暗红的伤口,渗出的血把脚根部的羽毛都染红了。显然白鹤已被偷猎者用枪打伤,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快就会死去。

张厚义抱着白鹤往家里赶去。到家后,他让老伴捉住白鹤的脚,自己用消毒的*片小心地划开伤口,取出了一颗铁弹珠……手术后的白鹤气若游丝,张厚义心痛极了。当天晚上,他把毛衣盖在白鹤身上,一夜没睡安稳。

那段时间,张厚义特地买来红富士苹果,细心地喂给白鹤吃。为了增强它的抵抗力,张厚义还买来筒子骨炖大米粥喂给白鹤吃。由于担心白鹤久卧后双腿僵硬,张厚义每天还给白鹤的双腿按摩……

在张厚义的看护下,这只成年雄性白鹤平安度过了危险期,半个月后就能蹒跚着站立。张厚义每天捕完鱼后就拉着白鹤来回走动,以增强它双翅的臂力和脚趾的蹬力。蛰伏了20多天,白鹤的心情特别好,嘴里发出“咯咔咯咔”的欢叫声,不停地拍打着双翅。有时张厚义走累了,就让儿子张桥新接替。训练一周后,白鹤恢复了元气,显得神采飘逸,精神抖擞,可以重返蓝天了。

1992年12月28日下午,张厚义带着白鹤来到君山后湖放飞。入湖后的白鹤先是振动双翅,然后前引长颈,后伸秀腿,在一声声“咯咔、咯咔”的欢叫声中振翅飞翔,愈飞愈高。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白鹤却又飞回了张厚义的家里。此后,张厚义在保护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又先后在保护区的大西湖、钱粮湖、采桑湖三次放飞白鹤。可是,每次放飞后,白鹤都在第二天早上飞回张厚义家。三番几次之后,张厚义没辙了。经请示保护区领导同意,他收养了这只通人性重感情的白色精灵,并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飞飞”。

人鹤不了情

每天清晨,飞飞准时6点钟起床,然后鼓羽亮翅,催主人起床。白天,张厚义去湖里打鱼,飞飞就在船儿前后翻飞,一会儿张开洁白的羽翼,低低盘旋在半空;一会儿又收起双翅,落在船头,安详地看着主人撒网捕鱼。到了晚上,飞飞就蜷缩在张厚义的脚下,把长喙伸到主人的膝下……
转眼到了阳春三月,这个季节草长莺飞,也是洞庭湖的候鸟开始飞回北方的时候。清明节那天,一群鹤飞经张家上空,见状,飞飞一冲而起,跃过屋顶,飞向鹤群。但在天空盘旋了3圈以后,它又回到了地面。3天后,当又一群鹤飞过张家上空时,飞飞发出了几声凄婉的鸣叫之后,再次向高空飞去。张厚义一家听到鹤鸣声,从屋里跑出来怔怔地望着远去的飞飞。可几分钟后,飞飞又一次返回到了地面,落到张厚义的肩上,伸出长长的脖子,在主人的脸上来回摩挲着。看飞飞恋恋不舍的模样,张厚义轻轻地抚摸着飞飞的颈脖,呜咽着说:“去吧,你的同伴在等着你呢?”张厚义知道飞飞已到了求偶配对的时期,他怜爱地嘱咐道:“别忘了冬天回来时带个‘媳妇’回来,让我们也高兴高兴。”说完,他抱起飞飞抛向了天空。

飞飞北去后,张厚义心里怅然若失。1993年11月的一天深夜,刚进入梦乡的张厚义突然听到屋顶的上空传来几声清脆悦耳的鹤鸣声。他连忙推醒老伴说:“飞飞肯定回来了。”老伴以为他想飞飞想坏了,又在说梦话,没理会他,翻个身子又睡着了。可张厚义却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清晨,张厚义早早起了床。当他打开房门,两只大白鸟嚯地从房前的芦苇丛里径直朝他冲来。张厚义惊喜地发现走在前面的正是他日夜思念的飞飞。见到张厚义后,飞飞伸长脖子,拍打翅膀,嘴里不停地“咯咔咯咔”鸣叫,张厚义不禁热泪纵横,不停地抚摸着飞飞的脖子,诉说着久别的思念。亲热够了后,张厚义注意到飞飞身后跟着的白鹤。这是一只刚满4岁的雌性白鹤。它通体雪白,喙和脚像火一样红亮,亭亭玉立,就像是一名青春美少女。张厚义对着飞飞连连夸奖道:“真有出息。”

张厚义在侧房用木板和石棉瓦为它们搭了一个大鸟窝,并在上面铺了厚实的稻草,还在门上贴了一个大“喜”字,作为它们的“洞房”。末了,张厚义和家人商量着给飞飞媳妇取名“小雪”。

在飞飞和小雪度蜜月的日子里,张家人在每天的清晨和傍晚,均能看到它们欢乐的舞蹈表演。只见飞飞先轻舒两翼,“咯咔”鸣叫几声后,便轻盈地踏着舞步走向小雪,围着爱妻边转边舞。小雪也缓缓张开双翅,细挪脚步,轻巧地迎着丈夫翩翩起舞。舞到高潮时,夫妻喙对喙,上下轮流翻飞跳跃,引颈长鸣,彼此配合默契,仿佛一对出色的芭蕾舞大师。
“鹤舞渔家!”这个消息最后引起了国际鹤类基金会主席乔治